【奥尤】尤里·普利赛提的私人辞典(摘录与部分场景化理解)

谢谢鸡哥!!!我爱鸡哥!鸡哥使我快乐!!!(尖叫!!!!As for me,you need fucked,yuri.属于你们两个人的未来还有很长很长的词条!!We were born to make dictionary!!!(高音

椒麻鸡:

甜饼一发,六哥生日快乐! @六页的饲养盆 

We were born to make dictionary~(唱

 

 

皮罗什基[n.]

释义1:俄罗斯的一种小吃,裹有馅料的烤面包经炸制之后制成。

释义2:尤里·普利赛提所养的喜马拉雅猫。

 

和尤里更加熟悉起来之后,奥塔别克才知道,皮罗什基这个词有两重含义。

一个自然是那种尤里爱吃的,烤过又炸的卡路里怪物;而另一个,则是那只摸起来蓬松柔软的喜马拉雅猫。

没错,尤里给他的猫取了个这样的名字。

奥塔别克第一次知道的时候,差点笑出声来。

“为什么啊,给她取这个名字。”

“啊,因为我想用我喜欢的东西来称呼我的猫。”

“那么……我是说如果,”奥塔别克忽然有些好奇:“再养一只的话,你会给它起个什么样的名字?”

“……奥塔别克。”

“嗯?”

以为尤里在叫自己,奥塔别克轻声回应了下。

“我是说猫的名字啦……”

“啊?”

“好了好了你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好不好!开玩笑的!”尤里涨红了脸:“我会叫它皮罗什基二世啦!”

 

私服[n.]

释义1:豹纹。

释义2:帽衫。

释义3:贝卡,你看这件怎么样?

 

自从住进了莉莉娅家,尤里越发郁闷了起来。

“让我自己去买衣服啦!”

看着逛街回来拎了一手少年衣服的莉莉娅,他第十次这样抗议道。

“时刻保持良好形象也是fan service的一种。”莉莉娅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:“我是为了让你的衣着能够衬上你这张脸。对你自己负责些,尤拉。”

 

“怎么办啊贝卡,莉莉娅老是强行让我穿她给买的衣服,还不让我自己买。”

五分钟后,尤里开始通过即时聊天工具找奥塔别克吐起了苦水。

“对你自己做出来的搭配不放心?LOL”

手机那头的奥塔别克真的忍俊不禁,尤里的搭配水准的确需要提高一下。

“怎么连你也这样说!”

“下周在莫斯科的比赛有空出来吗?我帮你参谋一套怎么样?”

“行吧……我跟教练说我提前一天去找你?”

“嗯,OK.”

 

比赛前一天,试衣间门口,奥塔别克看着尤里自己挑的那堆,一脸复杂。

奥塔别克:“我真的觉得莉莉娅的主意是对的。”

尤里:“……你果然是叛徒。”

奥塔别克:“开玩笑的,你别走。”

尤里:“怎么办,我的卡跟雅科夫的绑定了,消费记录会被看到的。”

奥塔别克:“来试试我给你挑的这些吧,合适的话我买就是了。”

 

结果自然是这样的,尤里很满意,莉莉娅也很满意。

奥塔别克更满意——尤里获得了买衣服的自由之后,他就经常能在手机上收到这样的消息:

“贝卡,你看这件怎么样?”

 

暗恋[v.][n.]

释义1:起初连自己都觉察不到。

释义2:烦,焦躁,不知所措。

释义3:不知不觉开始贪恋一种叫做暧昧的东西。

 

看电影[v.]

释义1:忍受维克托和猪排饭的持续闪光弹。

释义2:忍受格奥尔基过低的泪点和米拉过低的笑点。

释义3:和奥塔别克愉快而安静地度过两个小时。

 

“贝卡,最近上的星战外传你看了吗?”

午休的时候,奥塔别克看到手机上的一条未读提醒,点开发现是尤里早些时候发过来的讯息。

“你说侠盗一号吗?还没。”

估计是正好在训练时间摸鱼,奥塔别克很快就收到了尤里的回复:

“嗯是啊……你没看的话要不要一起看?”

奥塔别克疑惑,阿拉木图和圣彼得堡怎么说也有三个多小时的飞机:

“怎么一起看?”

“你挑一场,我挑一场,开始时间差不多的,我们刚好可以分别看完,散场的时候陪我讨论剧情啦……”

奥塔别克还没来得及回复“好的”,尤里的消息就又来了:

“拜托了,我看完电影没人吐槽剧情会憋死的,但是和维克托那家伙一起看的话猪排饭也会去,这对单身狗太不友好了。”

 

第二天傍晚,奥塔别克所看的那一场刚散场,手机上就连续收到了两条尤里的消息。

“贝卡!帅爆了是吧!/大哭/大哭”

“你猜我最喜欢的台词是哪句?”

“I'm One With the Force and the Force is with me?”

刚看完电影,奥塔别克脑内一时间只有这句。

“猜错了!”

“那是哪句?”

“下回告诉你!拍一张你的票根给我,我去INS上晒个咱俩的票根!”

 

不久之后的一场比赛,两人再次站在了同一个赛场上。赛前,尤里找到了奥塔别克:

“今天的比赛上你能不能祝我一句Good Luck,用英文。”

“没问题……不过为什么?”

奥塔别克有点奇怪,虽然互相加油已经成为两个人之间的一种默契,但是尤里主动对加油内容提出要求还是第一次。

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

“Good Luck !”

尤里滑上了冰面,奥塔别克在观众席上靠近冰场的位置喊道。

“I Don't Need Luck ! I Have You !”

尤里冲着奥塔别克的方向比了个大拇指,露出一个笑容。

原来那时候想让我猜的是这句台词啊,奥塔别克也跟着笑了出来。

 

P.S.作为只看过一部星战的肥宅,表示肉鸽王真的好好看。

 

误会[n.][v.]

释义1:不能推进剧情发展的误会都是耍流氓。

 

情人节[n.]

释义1:必须要远离胜生勇利和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。

释义2:格奥尔基又要哭哭啼啼了。

释义3:贝卡,收到我做的巧克力了没?……朋友之间当然可以互送巧克力啊!不是吗?

释义4:等一下,朋友之间也是可以送玫瑰花的吗?

 

过去,情人节这个日子,除去添堵之外,对尤里·普利赛提来说,没有任何意义。

然而今年勇利的一句话,让他第一次对这个日子产生了兴趣。

“啊,是这样的,有种巧克力叫义理巧克力……”刚刚进入二月不久,一次训练间隙的短暂交谈里,尤里听见胜生勇利这样说。

“通常算是送给朋友的吧。”他补充道。

 

于是今年的情人节前,尤里就有事可做了。

买齐了材料,借用了莉莉娅的厨房,忙了一个晚上。第二天一早,赶在训练之前,尤里的手制巧克力搭乘着前往阿拉木图的包裹寄了出去。

 

结果,情人节当天。

昨晚尤里在短信上问了奥塔别克对巧克力的感想。奥塔别克却回了他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,简单地表达一下很好吃怎么这么难?

训练中,门口有花店的工作人员找他。

那群迷妹真厉害啊,今年送花都送到冰场了吗……尤里一边这样感慨着,一边滑出去准备签收。

居然是整整一大束粉红色的玫瑰,这让他有点吃惊。

看到送花人的名字是奥塔别克·阿尔京的时候,他更是吃惊到心跳飞快的程度了,也不知道是他的耳朵更红,还是手里的花更红。

他将花束接过来,颤抖着拆开了随附的信封。

不好了,大脑简直一片空白,耳边只有心脏狂跳的声音。

 

他打电话给奥塔别克,忙音响了很久才接通。

“听着。”

电话另一头刚接起来,尤里就忙不迭地开口:

“奥塔别克,你是不是有毛病!送玫瑰花,还给我这样的信……”

尤里咽了口唾沫,声音颤抖着低下去:

“……你到底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回应你的告白啊。”

奥塔别克轻描淡写地说。

“啊?我是什么时候对你告白过了。”

“你亲手做的巧克力?”

“……不,巧克力的事你的确误会了,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所以我才会送你巧克力。可是,怎么说……”尤里叹了口气,犹豫的腔调被奥塔别克打断了。

“我只是在想……尤拉奇卡。”

现在,奥塔别克的声音很温柔,但是尤里敏锐地捕捉到一丝苦涩。

“对不起,虽然我会错意了。不过……如果你不答应我……”

奥塔别克陷入了暂时的沉默,尤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
“啊……真是的。”

最终还是尤里打破了沉默:“我一直都喜欢你,这件事你没有误会。”

“尤拉奇卡?”

“我只是……不知道要怎么让你知道,也不知道该不该让你知道。”尤里补充道:“可能无形之中就做了很多试探吧,对不起。”

尤里觉得眼眶有点发热,他把电话拿远,吸了吸鼻子。

“我懂的,其实我也是这样,一样的矛盾。”奥塔别克回答。

“简直像傻瓜一样。”

“啊,没错。”

 

“所以说我们俩……真的?”

“嗯,真的。还要再确认一遍吗?”

“要。”尤里的嘴角忍不住上扬。

“那好。”

奥塔别克清了清嗓子:“尤里·普利赛提,Will you be my valentine?”

“当然啦,奥塔别克·阿尔京。”

尤里笑着,感觉轻松多了,尤里靠着场地旁边的栏杆,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地板。

“对了,我做的巧克力……好吃吗?”

“好吃。还有,其实刚才我想说的是,如果你不答应我,我就去圣彼得堡,在冰场边上用你送我的巧克力丢你。”

电话两端,他们都没有压抑地笑了。

 

初吻[v.][n.]

释义1:好烦,都17岁了,这玩意怎么他妈的还在。

释义2:贝卡,我们来试试吧?想这么问,但是说不出口。

释义3:啊?!奥塔别克你刚刚做了什么?!

 

爱[n.][adj.]

释义1:尤里搞不懂爱情。

释义2:但是尤里搞得懂奥塔别克。

释义3:所以尤里觉得,自己姑且还是懂得爱情的。

 

未来[n.]

释义1:

释义2:

释义3:

 

尤里想,关于这个词语,还是留给两个人,今后一起写吧。

 

释义4:

释义5:

释义6:

 

可是那样的话,条目会不会不够用?那就翻倍吧。于是他就又写下了三行。

 

 

FIN

 

 

不是真的节选啦,当然我这里也没有全本的辞典。

六哥生日快乐!晚了一天不好意思!


评论(1)
热度(418)
  1. 百年后的你椒麻鸡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六页的饲养盆 | Powered by LOFTER